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万世之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为我正名! 下

2020/02/15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万世之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为我正名! 下“千鸣鹤,你这老东西説的什么胡话?事到如今,我们哪里还有退路?”“眼下,如果我们不抓住

万世之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为我正名! 下

“千鸣鹤,你这老东西説的什么胡话?事到如今,我们哪里还有退路?”

“眼下,如果我们不抓住一丝机会将王岳杀死,日后,你我家族必会为此子所灭!”

刘家老祖闻言,身体登时一颤,惊骇睁大双眼,似是不敢相信这位老盟友説的话。

“不,不是我们没有退路,而是你们四大世家没有退路!”

“我们千家与王岳并无任何直接利益冲突,就算有,也是家族晚辈在瞎闹,当不得真。”

“刘老,你好自为之吧!从现在开始,王岳的一切,都与我千家无关!”

千家老祖闻言,只轻轻摇头,发出一声叹息,以缓慢但却异常坚定的话语,代千家与刘、田、赵、卫四大世家划清界限,完成了切割。

显然,在王岳展露出的惊人天赋面前,千家老祖怕了。

怕王岳的惊人天赋,怕宗门高层护犊的决心,怕铲除王岳不成再与其交恶

以致,千家终于决定,抽身而出,不再继续与王岳作对。

此刻,在千家长老心中,一个王岳的价值,甚至已抵过了老盟友,四大世家的价值!

可想而知,今日千家在与四大世家划清界限后,不日必会登门拜访王岳,不惜花费一切代价与王岳抹平昔日恩怨,然后再与其交好,成为王岳倒戈的盟友!

“家族晚辈的胡闹?我怎么记得,几个月前的西域草原追杀,你们千家也有一份?”

“王岳又不是傻子,你们千家所做的一切,他都记在心里,这份恨意,他不会放下!”

“来吧,我的老朋友,不要做这些不切实际的梦!我们联起手来,一起将王岳铲除!”

刘家老祖发出一声低吼,又气又怒,但却偏生要强压心中怒火,强装笑脸,对千家老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后者能回心转意,一时间真是憋屈至极。

“不,几个月前,在西域大草原,我千家弟子确实曾对王岳出手,但出手之人,却是与他平辈的家族弟子,可以勉强算得上是同辈切磋,并不为过。”

“且那次袭杀失败后,我们千家就此罢手,也没有再继续追杀过王岳。”

“简而言之,我们千家与王岳之间虽然有仇,但却并非血海深仇,我们千家只需要付出一定代价,便可将之化解,如果再不识时务,继续与王岳为敌,那才是真傻!”

“刘老,该説的话我都已经説完了,你们四大世家执意与王岳为敌,我们千家不会阻拦,只是,这潭浑水,我们千家也不会再蹚了,告辞!”

可即便刘家老祖忍辱负重,好言劝説,下一刻,千家老祖依旧一挥衣袖,就此翩然走远。

显然此刻,千家老祖以他的实际行动,代表千家与四大世家彻底决裂!

“王岳,你这xiǎo畜生,本祖饶不了你!”

对于千家老祖的离去,刘老双眼冒火,但却根本无可奈何。是以下一刻,他只能重新转头,以极度仇恨的目光,向前山的王岳望去。

如果目光能杀人,恐怕此刻,王岳早已被刘家老祖瞪死千百回了!

“千里白已败,刘鸣跪伏,你们三人还要上台与我比过么?”

梳妆节场地上,王岳对后山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此刻,他正傲然站立在擂台上方,面对下方世家联盟仅剩的三名精英弟子,眼中满满的尽是轻蔑与不屑。

如果换作他人与王岳比斗,诸如齐玉,夏洪两家弟子,或是其他王岳不认识的宗门弟子,这些人纵然不是王岳的对手,王岳也会以礼相待,不会对他们有丝毫折辱。

可现在,王岳的对手,却是些心怀鬼胎,曾对其无理在先的世家弟子,是他的仇敌。

既如此,王岳自然不会对他们客客气气,以直报怨,该怎样便怎样。

“哼,身负三品血脉就了不起了么?”

“虽然你的血脉品阶比我们高,可我们的修为远胜于你,全力以赴之下,即便我们的传承血脉略有不如,也照样能将你击败!”

“而且,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你刚刚之所以能将千里白与刘鸣强势击败,并不是你的血脉品阶有多么高,而是你的血脉神通,正巧克制他们两个!”

“所以,接下来的比斗,如果我们xiǎo心一diǎn,你根本不可能像前两场那样,胜的如此轻松!”

擂台下方,仅剩的千铭、宁千破、楚天罗三名世家精英弟子,一开始脸色略显惊慌,不过随后,他们将前两场比斗仔细分析了一遍,自以为找出了王

岳血脉神通的不足,故而此刻,再和王岳对话时,话语中又恢复了几分底气,敢于继续上台和王岳比过。

“哦,那你们大可上台一试!”对此,王岳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试就试,难道你以为我们怕你不成!”擂台下方,千家弟子千铭发出一声大喝,随后身上绽放出无尽绿光,便欲掠上擂台,与王岳进行第三场比斗。

“族主有令,令千家弟子千铭即刻退出世家联盟,不得再与王岳作对,违者以叛族罪论处!”

谁知下一刻,自梳妆节场地入口处,传来了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在关头,硬生生止住了千铭想要登台与王岳比斗的步伐。

且与此同时,在声音传来的方向,更是升起了一股辉煌万色的气流,在半空中拼凑出一个大大的千字

,光明伟岸,散发出无尽威严。

“这是,千家家主令!抱歉,这场比斗我不能参加了!”

千铭见状,脸色登时大变,眼神复杂的看了王岳一眼,随后又回过头去,对宁千破与楚天罗二人略带歉意的轻轻摇头,就此转身,大步离开了。

显然,任何一个能修到半步万象境的修士都不是傻子,千铭看到这个家族令,当即便猜到发生了什么,赶忙借坡下驴,干净果断的从这里离开了。

无错,刚才千铭、宁千破及楚天罗三人,确实根据前两场比赛,将王岳分析的一无是处。

可实际上,不论是谁,都很清楚,这不过是他们麻痹自己,自欺欺人的説辞罢了,王岳血脉之力的强大,在场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他们根本都无法战胜。

怀揣这种想法,不过是想要借此麻痹自己,给自己一diǎn绝境中的希望罢了。

可现在,千家高层及时出现,以一道令牌,打破了这些人自欺欺人的説辞,同时也给了千铭一个临场退去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既如此,千铭没有道理不离开。

“王岳,往日我千家对你多有得罪,等今日梳妆节事毕,我千家一定会给你一个説法!”

且下一刻,这道声音更是再度响起,直接对话王岳。

哗!——

一时间,台下上千名内门弟子听到这句话,登时八方哗然。

至于宁千破、楚天罗二人,更是脸色发白,相互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尽绝望。

显然,此刻千家正以低姿态,昭告天下的方式,欲要和王岳和解。

千家早不和解,晚不和解,偏偏在这个时刻与王岳和解,这説明什么?瞎子能看得出来!

对此,王岳轻轻diǎn头:“那好,等今日事毕,我在无名山峰等着!”

哗!——

这时,梳妆节入场处的千字令,才终于缓缓变淡,以至,消失不见。

“千铭已经走了,你们两人想好谁要代他出战了吗?”这时,王岳才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台下的宁千破及楚天罗二人,脸上笑容不言自明。

“这,我想我北域炼火堂,也就此退出吧”

楚天罗面色犹豫,出言吞吐,早已没有了降临此地时玉笛轻吹的出尘气势。

显然,在看到千家都已退出后,楚天罗也怕了,模糊领悟了此事的严重性,当机立断,和千家的千铭一样,也临阵退缩了。

嗖!——

下一刻,楚天罗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然化作一道流光,突突跑远了。

“你们,你们”

台下的宁千破见状,登时又气又怒,但却偏生没有任何办法。

事实上,他也想像千铭及楚天罗一般,就此退去,可他出身的西域剑阁,因为王岳与宁楚寒交好的缘故,往日没少打压过王岳。

如此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可又是因为宁楚寒的缘故,他们将来注定与王岳走不到一起去,两者必然为对立大敌,不死不休。

故此眼下,宁千破即便孤立无援,明知自己技不如人,也要硬着头皮dǐng上去,不能退缩。

“王岳休要猖狂,我来会你!”

下一刻,宁千破发出一声大喝,随后将背后长剑拔出,如燕子般向擂台上方掠去。

哗!——

这一刻,宁千破身上真气缭绕,剑意纵横,显然还未上台,便已用尽全力!

“给我下去吧!”

然而对此,王岳轻轻摇头,根本不屑一顾,轻一挥手,古灯神通当即在半空中显现,投下一片重若天山的光幕,还未等宁千破跳上擂台,便将其干净利落的轰了下去!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