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换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江佑臣举着一支燃着的软中华,食指和中指抖了一下,烟灰扑落落地掉在褐色的茶几上,他用左手一抿,鼻子里哼了一声,问江涣生,“你有把握吗?”  江

江佑臣举着一支燃着的软中华,食指和中指抖了一下,烟灰扑落落地掉在褐色的茶几上,他用左手一抿,鼻子里哼了一声,问江涣生,“你有把握吗?”  江涣生的脸,不知怎么就红了,潮红从额际漫到了脖颈上,青色的血管一突一突的,他有一种要在战场上战斗的激情。他盯着江佑臣的眼睛说,“我没有把握谁有把握?陈部长已经对我吐露秘密了,这次换届啊,我一定会升任交通局一把手的!”  江佑臣点点头,嘴里说着这我就放心了,身子向后一靠,他那一摊死泥一样的沉肉,陷进了沙发里。他咂磨砸磨嘴,还想问一句,“涣生,你升任了一把手,该结婚了吧?”这句话在他的心中回荡了好几遍好几遍,还是没有说出口,一声轻轻地不易察觉的叹息,从他的双唇之间喷出来。  要说这江佑臣,还真是易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呢。几年前,他还没有从科局一把手的位置上退下来,身边活跃着很多类似于太监和大臣的人物,太监们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以及他的有色爱好,太监们之所有能够当好太监,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一把手的哪根肋骨痒痒,就是因为他们明白该用什么手段止住痒痒;而大臣们是不同的,大臣们是一帮诸葛亮一样的人物,但要比诸葛亮还要会推会拿会算,官场风云,变幻不定,没有大臣们出谋划策,这单位的工作,这单位的形象,这单位在县里的影响,都会大打折扣。所以,衡量一个领导的成功与否,不在于他玩了多少小姐,有多少情妇,或者在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如何穿梭,而是要看他的“政绩”,他的“面派”做的够不够味儿,有没有上级领导的重视,或者具有庞大的“粉丝团”、“智囊团”,以及前呼后拥的“群众团”。他感觉这官场游戏太刺激了,太能激发男人的兴奋了。  起初,江涣生说打死也不回易县的,他和他的大学女友呆在一个江南小城,对江佑臣一遍一遍地说着他要过陶渊明的生活。陶渊明你知道吗?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知道他!他不知为什么要对江佑臣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母亲的突然死去吗?他对母亲的死产生过怀疑,他的耳朵还不聋,听到一些关于江佑臣和某某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绯闻,母亲是被他们逼死的,还是得病而死的?这真是一个谜!但在江佑臣出示的母亲死亡证明上,他看到了这么几个惊心的字:“庞其珍,肺癌死亡……”  后来,他和女朋友都没有找到工作。没有金钱支撑的世外桃源,终究是不存在的。女朋友弃他而去。那年冬天,他回到家乡。见到江佑臣的时候,他正和传说中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商谈结婚的事情。那女人一惊,看了一眼江涣生,想,要是这半大小子当家,我安能有栖身之地?他接住那女人的目光,冲着江佑臣冷笑了一声,说,“爸,我不走了,我也要当官。”  就这样,他在县土管局当了一个职员,在江佑臣的帮助下,几年后,他成了土管局的副局长。而临近退休的江佑臣,生活却不这么清心了,先是审计局里查他的帐,后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神秘失踪,太监和大臣们也神经兮兮起来,在一片不谈政治的迷雾之中,迎来了他的退休。  但江佑臣是多么不甘心啊!不甘心!自从儿子升任了副局长以后,他就充当了他亲密的“智囊”,这个“智囊”,久经沙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百战不殆。他相信在官场这条路上,儿子一定会超过他的!  可他也听到了一些他不愿意听到的情况,据说儿子玩起女人来,一晚上10个女人,都被他玩的精疲力竭,这真是比起他,有过之而不及啊!他都过了30岁了,但他从来不谈结婚!这才是让他担心的呢?  原先说好的,只要江佑臣帮他谋到交通局一把手的位置,江涣生就结婚的。但今天话到了嘴边,他却不好意思问了。他的心里乱得很,换届是考验官员心理素质的时候,他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问他呢?  江涣生的目光掠过一扇开着的窗户,五月的风,带着鲜花的气息扑进来,这气息让他的眼睛潮湿了一阵,他蓦地又想起了陶渊明,想起了他的桃花源,哦,这一切真像梦!我怎么就对官场有了兴趣呢?哦,谜?谜一样的生活!他转头望了一眼江佑臣,江佑臣扔掉了烟蒂,踱到窗口处,望着一支探到窗台的红月季,长长地,将那一口憋着的叹息,呼出来,呼出来。       共 16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中秋节23

下一页: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