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征服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政府说,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组织,言外之意就是,普通的流氓犯罪团伙还是存在的。其实流氓团伙也很希望向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组织靠拢,但是政

政府说,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组织,言外之意就是,普通的流氓犯罪团伙还是存在的。其实流氓团伙也很希望向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组织靠拢,但是政府不答应他们。于是流氓团伙退而求其次,希望融入到和谐社会大家庭中去,他们希望人民的理解,比如看他们饿了,就给他们饭吃,看他们没有衣服,就给他们衣服穿,看他们性生活苦闷,就给他们送几个黄花闺女,即使不是黄花,他们也是很乐意接受的,放着好日子不过,谁愿意整天打打杀杀啊。但是人民拒绝了他们。我们的人民自古以来都以自力更生为光荣,以不劳而获为耻辱,所以流氓们就只好剑走偏锋,踏上了跟政府和人民做对的道路。  在我们县城,就有这样一批流氓,他们看起来终日无所事事,但好像总有钱花。这说明他们是有一些办法的,这些办法一般人做不来。  我们县城的流氓也分三六九等,普通的流氓是散兵游勇,无组织无纪律,今天有酒有肉,明天很可能就得喝西北风,落魄江湖载酒行。砖头跟他们不一样,他是有单位的,单位是讨债公司,有组织有纪律,分工明确。砖头在讨债公司干了两年,手下还有两个小兄弟,俨然已是高级流氓了。  讨债公司是一种很微妙的公司,虽然不合常理,但是也不犯法。因为讨债对象一般是欠债不还的无赖,当然需要一些针对无赖的特殊方法,而这些方法只有流氓出面解决才容易一些。流氓对无赖,谁也不说谁,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砖头从事讨债工作已经有两年,已经颇有些经验了,所以他的生活水平已经达到了小康。有酒喝,有肉吃。  砖头的理想就是将来自己也开个讨债公司。这是碰到淑女白袜子以前的想法。碰到淑女白袜子之后,砖头就不这样想了。  白袜子的爸爸是我们县城有钱的人之一,是房地产开发商,有一个家伙欠了他一百万,死皮赖脸不还钱,逼急了就说,你到公安局告我吧,到了公安局我也没法还你,我破产了,没能力。白袜子的爸爸很生气,说,老子不在乎这些钱,老子就想出口气!他找到了讨债公司,让讨债公司想办法解决他的愤怒。  三天之后,砖头手里提着一蛇皮袋子来到了白袜子家。白袜子正在家和自己的男朋友大背头一块看影碟,是一部很文艺的电影。砖头说,我是来送钱的。白袜子对此事也略知一二,说,我爸爸出去了,你先等一会儿吧。砖头就坐在了白袜子家的沙发上,他环顾四周,想,妈的,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真他妈的懂得享受。  白袜子给砖头端来了一杯茶,满屋生香,砖头一饮而尽。白袜子在一边吃吃地笑了。砖头说,你为什么笑?白袜子不语,白袜子的男朋友大背头扫了一眼砖头,说,茶不是这样喝的……这可是茶啊。砖头问,哦,什么是茶?大背头盯着砖头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说,嗨,说了你也不明白,喝吧喝吧,当矿泉水喝吧。砖头说,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茶,可是我知道你的发型很难看。他补充说,这样不好,让你的年龄至少大了十岁。大背头没吭声,不过脸上明显有些挂不住,白袜子又吃吃地笑了。砖头对白袜子说,你的笑是我见过看的笑。他发现,淑女白袜子的脸居然红了。这让砖头怦然心动,有些飘飘然了。  白袜子的爸爸回来了,砖头说,叔叔,你的钱要回来了。并且,我保证他以后一定会做个守法公民。白袜子的爸爸哈哈大笑,说,这样不好吧,大家都做了守法公民,你们怎么生活啊。  砖头走后,白袜子的爸爸很感慨地说,现在的流氓真不简单。  白袜子知道了,刚才的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是个流氓。她想,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做流氓呢,唉,想不通。  砖头第二次和白袜子见面,是在一家商场。白袜子正在挑选衣服,挑了半天,也没碰到合适的,这个时侯,砖头走了过来,指着一件绿色的衣服说,不用试了,这个你穿上一定很好看。他叫来售货员小姐,多少钱?服务员小姐说,两千一百八。砖头说,这数字吉利,我给这位小姐买了。  白袜子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有钱的。  砖头忽然趴在白袜子耳朵旁说,如果能够天天看到你的笑,别说一件衣服,就是我这条命搭上去都行。  淑女白袜子的脸又红了。这话说得太有杀伤力了,又霸道,又温柔。  回到家,白袜子站在镜子前穿上了新衣服,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怎么可以接受一个陌生人的礼物呢,他……还是个流氓。  我可是个淑女呢。  即使是淑女也要吃饭的。砖头和淑女白袜子第三次见面,是在一家饭店。那天是白袜子的生日,他们一起在饭店的包房里庆祝。然后砖头忽然出现了。砖头手里捧着一个巨大的蛋糕,说,生日快乐。  白袜子有些惊讶,讷讷地说了一句谢谢,就不知道如何应付了。白袜子的男朋友大背头站起身为女朋友解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近认识的一位朋友,在讨债公司上班,很厉害,大家千万别随便欠债,不然他们会让你很难看的。  众人面面相觑。白袜子又脸红了,不过这次她是在替砖头脸红。这种职业毕竟不是光彩的职业。  砖头很优雅地笑了笑,其实我虽然是个流氓,但也经常看些文学名著的,有机会我们不妨研究一下文学……打扰各位了,再见。飘然而去。  大背头从鼻孔冷哼了一声,都是王朔,王朔这个首都流氓,把一个活生生的流氓都培养成了文学青年!  聚会结束后,大背头和白袜子来到了附近的宾馆,他说,那流氓是不是想追你啊。  白袜子咬着嘴唇说,你真无聊。又说,你的发型果然很难看。  大背头忿忿地辩解说,啊,你居然也听信一个流氓的谗言?成功的男人都是这个发型,我爸爸是这个发型,还有毛主席,胡主席,所有的主席都是这个发型!  白袜子说,可是你连学生会主席都没当过。  大背头厉声说,不要逼我说粗话!  白袜子不吭声了,眼泪好像要掉出来了。大背头心又软了,好了好了,我明天换个发型,好不好?今天的你的生日嘛,生日一定要开心对不对?走吧,我们睡觉觉吧。  白袜子说,我要回家。  大背头说,我们不早就说好了嘛,生日这一天我们就……  白袜子说,可是现在我又不想了。  大背头说,女人怎么这么善变啊,我们都三年了,你还不让我碰,别的人,三天就在一块睡觉了!反正也是早晚的事情,就早点解决吧,啊,亲爱的。  白袜子走到门前,说,不行,我要回家。  大背头一把拉住白袜子,你不爱我!你从来就没说过爱我!  白袜子说,放手,我要回家。  大背头抱住了白袜子说,你既然不说爱,那么就一定要做爱!  大背头好像在撒娇,可是白袜子一点也不觉得他可爱。她快要哭了,我要回家。  但是大背头已经把她按在了床上……  大背头说,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任何流氓也不能打你的主意了。  白袜子说,我要分手,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大背头说,我原谅你一时的冲动说出的话,人都有冲动的时候,刚才我就忍不住冲动了。  白袜子说,你是不是觉得你比流氓高级?  大背头说,我承认刚才很流氓,可是大多时候我基本不流氓。  因为大背头的缘故,白袜子对流氓多了几分理解。她特意到外边找了几张有关古惑仔的影碟,很细心的研究起这些流氓了。可以说,砖头和白袜子之所以走在一起,大背头是有功劳的。白袜子想,与其喜欢一个装腔作势的假流氓,不如去喜欢一个坦坦荡荡的真流氓。  由于爱上了淑女白袜子,流氓砖头决定结束自己的流氓生涯。他向老大说自己要从此金盆洗手,从此不再涉足流氓界。流氓老大也表示理解,在饯别酒会上,老大醉醺醺地对砖头说,是啊,我也他妈的羡慕你,娶了这样的女人,你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不过……她愿意嫁给你吗?  流氓砖头说,她说,我是一个真实的流氓。  流氓砖头对淑女白袜子说,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文学。别以为流氓就不看书了,我常常利用业余时间看故事会杂志,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饱满,故事情节也很曲折。  白袜子说,你会写诗吗?  砖头说,很遗憾,我只会写淫诗,比如十八摸之类的。  白袜子叹息说,你活得很真实,我就羡慕你这样的。  砖头说,如果你嫁给我,我一定天天为你写淫诗。  白袜子吃吃笑了,现在她不再脸红了,她说,你真是个大流氓。  砖头说,心动不如行动,还等什么呢?嫁给我吧。  白袜子又发愁了,可是,我爸爸一定不会同意的。  砖头温柔的说,可是,我又不是跟你爸爸他老人家睡觉,我只想跟你睡觉。  白袜子说,不行啊,他会大发脾气的。  砖头说,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解决的。我等你。  不行,不行!白袜子的爸爸果然大发雷霆了,嫁给一个小流氓,把我们祖宗八代的脸都丢死了!  白袜子不说话,白袜子决定绝食了。女孩子嘛,还是淑女,除了绝食,还能怎么样。  白袜子的爸爸更怒了,吓唬老子啊,好,你绝食,我也绝食,看谁厉害!  这样,就僵持了几天。白袜子胜利了,因为她先病倒了。  白袜子的爸爸表情有些沧桑,你嫁给他吧。  白袜子没发现爸爸的沧桑,她只是乐呵呵地求证,爸爸,你不会骗我吧。  爸爸说,为了女儿的幸福,我破产算什么呢。  白袜子不明白,我结婚跟你破产有什么关系?  爸爸说,真是傻丫头啊,我现在欠银行一大笔钱啊,大背头的爸爸是银行行长啊,你得罪了银行行长的公子啊。  白袜子的爸爸是老狐狸,他让白袜子做一道关于幸福的选择题:你是愿意选择一个人的幸福呢,还是愿意选择全家的幸福呢。答案只有一个。在流氓和公子之间,她只能选择一个。他知道女儿是懂事的好女儿。所以他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便已知晓答案。  大背头还是那个难看的发型,他问白袜子,你愿意嫁给我?那么你能不能说一句你爱我呢?  白袜子说,我爱你。  大背头问,有多爱呢?  白袜子说,像爱明天一样爱你。这话本是流氓砖头说给她的,她盗版了。  大背头很开心,你总算属于我了。  流氓砖头在得知淑女白袜子的决定后,很是痛苦了一段时间,他问白袜子,我现在不做流氓了,又爱上了一个别人的女人,我是不是该自杀去?  白袜子痛苦而又充满柔情地说,别傻了,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我在他身边一直都想着要见你。  流氓砖头痛定思痛,接受了这个事实。此后每次他和白袜子约会,都会朗诵一段即兴自己创作的淫诗。白袜子每次都表现得很忘情,她说,只有你才能让我高潮,你这个流氓。  两年后,白袜子的爸爸去世。流氓砖头帮助白袜子打理业务,生活水平蒸蒸日上,有一段时间,我们县城街头有一道奇观:许多年轻人一手拿着把菜刀,一手拿着本文学名著,他们行色匆匆,表情深沉,没错,他们都是流氓,他们都希望能够像砖头一样好运气。 共 41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是致命性病症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蓦然回首发现

下一页:思空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