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战极通天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遗落之魂

2019/10/13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战极通天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遗落之魂第三千零五十八章:遗落之魂那道为宇宙,为诸圣注视的身影显得辉煌,萦绕着决定一世六宙气运的胜利辉

战极通天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遗落之魂

第三千零五十八章:遗落之魂

那道为宇宙,为诸圣注视的身影显得辉煌,萦绕着决定一世六宙气运的胜利辉光唯我。那道身影又显得黯然,如同身披每一尊神灵陨落的血霞,融合着宇宙战场山河大地破碎的惨烈,从而虚幻朦胧,摇摇欲坠,他的确显得那么不真切,但就在先前,他结束了一场战争,也以此辉荣地成为历史上不可缺少的一笔,因而灿烂耀眼,真实不虚。

“不可想象……”有人发出叹息,是久别宇宙战场的古神,他面容英俊,唯有眉目如霜,此时却望着那一道似乎至耀也如同至黯,在虚幻与真实之间明灭不定的身影由心感慨,毫无疑问,这是一尊胜利者,是夺得荣光之辈,尽管,他不属于神界。

只是怎会有如此威芒,难以直视,无法想象?胜利者非常,但历代也绝不会少,但这股气息却令至神也为之震撼,种种极限法则萦绕身侧组合为突破神极的玄道,他可是一位超级玄神,昔日也争得胜利荣光,但现在,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在神级领域非得向这位存在低头不可。

即便超级玄神也需仰望,就算世界气运消亡也无法匹及,这种境界在神级,是那样窒息,那样光荣。

而对容纳他的这座宇宙而言,这更是实属罕见的传奇。

“神之尽头?”一尊成圣八十宙的鬼圣身形虚幻,面对着那身影浑身发散的金色辉芒不禁感到一阵心颤,自己在圣者领域算是慢进者,成圣八十宙也只是天圣者而已,但就算这样他也是圣,面对一尊神的气息怎会感到黯然?太不可思议

,这一尊鬼族初的神之尽头都拥有着崇高,不容挑战的地位。

而现在,这尽头的辉光再现,鬼族拥有了第二尊神之尽头,而他的名字是——

“全明尊!”一名老者仰头,发出一声深深的长叹,欣然而又感慨,却又是带着深刻的迷茫,而在这老者身边便是狱至鬼君,他的眼眸灼然。

“这一世,还是我们胜了。”依旧调整着那融合星翰与万兽的棋,他平静地说着,仿佛没有看到那出现在神圣宇宙与人之宇宙的传送阵,以及通过这大阵返回的英雄们,一尊尊神族,一尊尊人族与始源万族,还有那面对着致命寒匕依旧带着疯狂傲然欲要将城墙攻破的血色之尊,这些战士每一个都沐血,都经历着宇宙战场分崩离析,无数袍泽赴死陨落的壮烈方才归来,他们得到了的迎接,经此一役,化为英雄。

他能注意到,神界诸神中耀眼的一尊面容肃穆,却似乎在张望着什么,他有一种特殊的忐忑,将化作犹如心魔的荡动无法消弭。

他也见到那重回星空的诸神面容黯然,原先耀眼,如同星空之灿烂的那一尊却不在列内,正如之前对气运的注视,有些人,逃不开宿命,在那决定尊严的一战或是成功,或是逝去。

对于这些悲惨扫过,那无上的心可是产生了波澜?他不知道,那一尊尊正为此忧虑,试图将魔帝灾厄化解的诸圣不知道,所有的一切终究顺应当时之势尽皆落在了引领终决战得胜的身影上,那一位身披残破金甲,满身辉光耀眼但英俊面容毫无表情,身形虚幻,身僵若死的鬼族天才,神之尽头全明尊。

“不凡。”叶天说道,这声音不大不小,但龙成、千衍兽尊,兔逸神,还有叶霜等所有此时在与他交谈的圣者都能听到。

这尊神,或是说鬼当得上这句出自人族至强口的不凡,世界气运在消散,可属于至强的辉光只会在洗礼中愈发精粹强悍,从今以后他正式在整个世界有着超然地位,就算是不少圣者都愿意与他平起平坐,甚至以其为师求教,这就是神之尽头的殊荣。

而且,他与普通的神之尽头还有一定差别,他不是以尽头级力量碾压战场,或与其他尽头者争锋博弈的强者,而是在终决战关头方才临阵突破,在无尽的血与悲烈中大彻大悟,踏入尽头境界的战末者,这称得上是罕见,也令叶天微感讶然。

至少在那个时代,无论是他,还是疯魔,都是在远比终决战更早的时候就成就了强级天才,其后自然而然攀升,成为神之尽头,而这位恰恰相反。

只是这位尽头者虽然在一刻辉耀宇宙战场,登封神中境,却也承受着悲惨的磨砺与洗礼,这一点从他此时那一幅万物皆死的神情都能看得出来,诸圣不难读出这是心死的哀,尽管他的甲衣依旧灿烂,他的辉光依旧耀眼,但他已经与原本灿烂的那一位天才截然不同。从辉煌,终究到了黯然。

比起那道身姿更黯然的是那双眼眸,曾经这双眼眸显得那样璀璨,而又雄浑浩瀚地能将整个宇宙都容纳而入,可现在这双眼却如同一对死寂的漩涡,吞噬一切终于灰白寂寞,就连寻常圣者都不愿深入这双眼,因为那将不可避免地将心神拖入一种堪比幽冥的恐怖境地,以此乱圣,一世之凶不可思议。叶天却能以的意志勘破其志,他见到的是无数陨落的身影,那在魔潮汹涌中不可避免洒血覆灭的鬼族精锐,那一尊尊在妖魔獠牙下慷慨赴死的神、兽、人族天才,那染遍鲜血的战场,那万物消寂的沉沦。

这很可怕,令叶天想到了残爪邪主恐怖的寂灭之道,也想到了自己的九万亿星辰寂灭,还想到宙碎渊魔皇、金源魔将、荒尊、灰骨君等一尊尊存在的底牌与终结,他将这一切交汇分解,终所见却是一条长河汹涌而下,没入不知处,如同死亡宇宙有名的忘川,遗忘。

他能见到,一尊天才如金辉璀璨的雄心,就此折戟沉沙。

从此再没有什么全明尊,有的只是一尊,大战疮痍后的,遗落者。

“又是一位泪蚀君……”血天尊遥望着那道身影幽幽一叹,一样的神之尽头,一样的在决战中体会袍泽与至交陨落之痛,一样的心哀若死,黯然神伤。

“他不会是泪蚀君……”叶天却注视着全明尊喃喃,这句话龙成并未听见。

只是此时,叶天的圣念却笼罩着神圣、死亡与人之三大宇宙,他甚至能把握一尊尊圣者不同的意念,感受到这位以不同姿态重回鬼族的天骄命运之弦。

如今的他,更像是一名鬼族了,虚幻而深邃,承载着犹如轮回与幽冥,埋葬无数功业与生命的深沉之痛,而不是如进入宇宙战场与那终战之时,一身光辉璀璨无极,比之妖与神中的锐意者都不遑多让,这对于鬼族,对于秩序之下的三宙究竟是好是坏?叶天看不透,但他确实察觉到这一名鬼族的不凡,察觉到这一世,除却自己斩灭灰骨君外掀起的波澜。

他在前行,身为至强的鬼神却显得蹒跚,一双眸中有化不开的离愁。这使得这身影愈发深邃,逐渐融为死亡宇宙本身的色彩而难见,他不曾参加庆功与哀悼的宴席,就这么在众生眼中鸿飞冥冥,却令强大的圣者们郑重对待。

“的确,他很不寻常。”而在这时千衍兽尊也开口,洞悉洪荒宇宙从下至上,包括圣兽在内无数兽族的它试图看透那一缕仿佛随时都会飘散的幽魂,它成功了,即便是神之尽头也无法阻挡万兽王的圣念,只是扫过之后它却感到一阵迷茫,自己究竟看见了什么?为何直觉告知着它超然在外的命运?

六大宇宙都为此惊悸,因而神界大阵发动,这等气势恢宏在寻常神灵眼中则只是寻常,以为做终决战之割断,谁知晓这却是为隔绝妖魔的妄探?

而叶天则注视全宙,包括一尊尊圣者之念,更包括那死亡宇宙如同一双神秘深邃眼眸睁开的异样波动……但这皆比不过自身心中浩荡,真正可怕的是他感觉到有目光从遥远而来,这种目光一般圣者都未必能够察觉,但他察觉了,因为大宇宙在为其震颤,人宙,星空,尽皆向他传递着忌惮的波动,那是来自宇宙之外,却能将混沌轻易贯通的超然视线,叶天在无形中与其触碰,立即感受到其内承载何等浩瀚惊人。

能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不止一尊,是岁月全知的洞察,是虚幻世界的谛临,是黑暗至深的抬眸。

真是可怕,也难怪连大宇宙都在这些目光注视下感到震动,这些存在一个比一个强大神秘,都是足以在六大宇宙中掀起一阵混乱,且真正有过那些旧业的强者,而此时这些存在的齐齐注目显然更验证了这一尊突破者胜利者的卓然不凡。

遗忘者,全明尊,你究竟意味着什么?叶天的眸中波澜万重,他明白,答案仅在未来!

北京治疗的白癜风医院
湖南医院哪里妇科好
哈尔滨治疗阳痿早泄的医院
南京治妇科疾病哪家好
汕头治疗慢性宫颈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