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iOS应用开发者面临严重分发困境谁应该承

2019-03-06 20:01:00

iOS应用开发者面临严重分发困境,谁应该承担这一? 我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得出了这一结论。过去数个月里,我一直在接触与测试一些非常的移动概念,一段时间过去后,当我发现那些应用仍然存在于上时,我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太棒了!但是这些应用怎样才能覆盖设备呢?

编者按:本文作者Semil Shah是Javelin Venture Patners的合伙人。戳这里关注他的Twitter。

我希望这篇文章的读者能够暂且将iOS自己下载的游戏,通讯工具,插件,iMovie和那些已经预装的应用以及基本实用程序(例如预订电影票的应用Fandango)等搁置一边,因为这些应用均是人们常下载的。因此,当我们将这些常用程序暂且抛开时,剩下的那些较少受到关注的应用呢?它们能否受到青睐呢?

简短的答案是:“恐怕对很多这类应用来说,至少目前还感觉遥不可及”。

我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得出了这一结论。过去数个月里,我一直在接触与测试一些非常的移动概念,一段时间过去后,当我发现那些应用仍然存在于上时,我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太棒了!但是这些应用怎样才能覆盖数百万甚至更多的移动设备呢?而不只是数十万部?倘若它们无法获得下载次数的突破,我们会有什么办法让这些应用凸显它们的价值呢?”这种情况下,我能够想到糟糕的事情就是在不久的将来,几乎每个iOS用户都会下载和使用这些应用,但令我难以接受的是,即使如此,这些开发者可能会因此承担非常高昂的分销费用。

人们现在很容易就会被“移动”这个词迷惑,因为无论是手持设备还是传感器都时时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像愤怒的小鸟,Uber,Voxer,以及Instagram这样的应用程序能够让i OS显得更加诱人。某种程度上讲,这些应用程序的发展创造了现代应用开发的淘金热;而现在,当技术的发展到一定水平时,甚至连小学生都能够轻易做出一款简便的应用。这种热潮已经席卷了各个年龄段以及行业,无论是开发出“Bustin Jieber”的12岁程序猿Thomaz Suarez,还是一众若干个大型移动游戏开发商,他们都想看到自己开发的东西能够被消费者注意到。

从“制造商”的角度看,这一现象的发生是相当惊人的;但从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角度看,我认为这一增长过于夸张。TechCrunch曾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App Store的快速膨胀将造成应用与服务分散。因此,一些非常精明的开发者会不断推出几款内容非常相似的应用,例如Outfit公司“会说话的汤姆猫”以及伙伴们系列。

此淘金热的结果之一可能会是“移动优先”思想的到来。初期,人们想首先在i OS上创建应用,当然这一举动也相当成熟。的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正是这样的过来人,因为i OS是其抢占的平台。然而,我近遇到的几位创始人却好像另有打算。谈及到有关应用分发的问题时,他们称确实优先想过移动平台,但考虑到种种细节因素,他们终打算从Web做起。目前仍然有一些理由能够说服消费者相信“页优先”。

在一项关于页与移动重要性的实验中,研究者们发现开发者们能够通过在页端创立品牌意识,并驱动应用的注册数量与其他指标以及享受快速迭代带来的增长。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为了暗示每一位开发者都去做相同的事情,因为并不是每一种模式都可以得到复制。但这个办法仍值得被考虑,因为我曾见证过的几家创业公司都因为这样做而很顺利地获得了种子融资以及A轮融资。而且我相信这种从“页端到移动端”的排序法可以影响更多开发者。

一旦一款iOS准备完毕,接下来就轮到了宣传攻势。开发者们必须竭尽全力以确保产品能够顺利推出。接下来围绕公共关系的战略将得到前所未有的施展,无论是稿的发布,还是邀请书,抑或是推介方法都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他们需要借助每一位同事,投资者,咨询师等的社交络地位展开围绕新产品的营销活动。不幸的是,一些还是仍然会选择主打传统的营销与公关牌,他们会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以使得自己的产品在初期获得市场反响。通常情况下,这种手段难以持续太长时间,而且投资回报率也较低。

倘若应用开始提供新的功能,那么使用的人或会越来越多(希望如此),然后开发人员就可以利用技术优势以抓住每一个机会以获得平稳增长。就像Instagram初的心愿一样,该团队希望能够借助社交络的影响力让其内容获得滋生,并让这款产品声名大噪。此外,还有一大堆其他技巧能够用来增长参与度与用户数。

例如Lift就可以通过系统默认的电子邮件传递服务分享应用信息以招徕更多潜在用户。而像基于地理位置的发现应用Highlight则完全可以通过iOS原生的推送功能实现对信息的实时化更新;还有像“愤怒的小鸟”的推广也非常出乎意料,因为这款游戏的很多用户都是靠一些忠实的玩家口口相传得到的,这也是金钱营销无法做到的。然而,在我们能够保障用户的稳定性与参与度的同时,初期的分发障碍依然需要被重视。

如若将这些问题都摆在一起,那这幅愿景将看起来暗淡无光。我们该何去何从?

一个观点相信移动设备与操作系统的制造商需要负担这些压力以使这些应用能够被更好地分发,发现以及更容易地分享,因此消费者能够尽可能接触到更多更棒的应用。理论上来讲,制造商对于这些运维的支持将不仅能够增长应用的装机量,还能够创造出更稳定的用户保留度与参与度。考虑到很多iOS用户都在自己的移动设备上安装了Facebook应用,而这款产品能够帮助推动其他应用程序的扩散度。目前,很多人都只会从周围推荐人处或Twitter的信息流中获取一些相关应用信息。开发者面临着众多困难,因此,我需要提醒苹果一句:App Store的设计细节存在问题。

然而,另一个观点却认为开发者(甚至消费者)应该承担这种痛苦。许多iOS用户都习惯性地将那些曾玩透的游戏/应用隔离起来。但老实说,超60万款的应用什么时候才能用透呢?可能是我们这些极客“攀比”的心理过于严重了,因为我们总想成为“新鲜事物人”。但事实上,消费者可能只会将注意力放在那些提供具体参考信息的应用上,或者其他一些焕然一新的东西。

这些新东西可能是被重新进行设计的(例如个性化阅读应用Circa),也可能是业务模式的完全颠覆(例如搭便车服务Lyft),还可能是根据用户兴趣重新进行的交互设计(例如基于社交站的提醒类应用Lift),抑或是一款能够适用于日常生活的应用(例如发现与分享应用Sosh),再或是能够利用庞大的社交络用户数据以创造新产品的应用(例如以“关系”为中心的通讯录管理应用Brewster),以及带来改变的应用(例如个性化发现应用Prismatic)。或许是因为已经了解到了iOS不光是一块肥沃的土壤还是一片雷区,这些应用可能已经破获了所有壁障与流言以准备背水一战。

由于苹果允许用户在“是否更新”中作出选择,

iOS应用开发者面临严重分发困境谁应该承

因此很多开发者面临的窘境非常胁迫。开发者会受到这些限制的困扰,从而打造下一款应用时可能会加快速度,终完成的产品可能亟需调整,因此面临的问题也将更严重。苹果的这一受迫性失误可能会让分发变得更加困难,因为随着竞争的加剧,对手可能会更容易获得关注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