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牛熊之战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1961年秋,我从山东省莒南县投奔一个亲属,来到坐落在街津山下的青山农场二十三队当农工。那一年,我才十六岁。看我个头矮小,长得又很单薄,怕我

1961年秋,我从山东省莒南县投奔一个亲属,来到坐落在街津山下的青山农场二十三队当农工。那一年,我才十六岁。看我个头矮小,长得又很单薄,怕我干不动力气活儿,队长老周安排我给队里放牛。  放牛不仅很轻省,也很悠闲。每天早晨摇晃着牧牛鞭把牛群赶进山里,看着它们在那里啃食草根或掠食树叶,自己则可划拉一堆枯叶,躺在树叶床上望着春天的万里晴空,或观树枝头上悄悄孕育的叶蕾。到了傍晚,把牛群从山里赶回生产队,到井边搅几桶水饮饮它们,随后赶进牛栏圈起来,一天的工作结束了。可是,第二年春的一天,当我从山里放牛回来,却发现有一头快要临产的母牛不见了!  这下可把我吓得不轻。要知道,牧牛人把牛走失了,无疑像战士丢了枪一样严重,挨顿骂是轻的,要是队长一生气,让我赔头牛都无话可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队长老周,赶着牛群一边在山里放牧,一边钻进树林子里寻找,一心想要把那头走丢的母牛找回来。当时,我心里暗暗发狠,要是能把那头牛找回来,一定用鞭子狠狠抽它一顿,看它往后还敢不敢到处乱跑?可是,我的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在山里连续找了两天,也没把那头走失的老牛找到。  纸里究竟包不住火,丢牛的事到底还是被周队长知道了。他让人把我叫过去,臭骂了一顿,还让赶车的老板子大老李明天一早陪我进山里再去找牛。临出门之前,周队长还凶巴巴地对我说:“不找到牛,看我怎么收拾你!”  也难怪周队长发这么大的火。我没放牛以前,队里已经丢失了一头大公牛。当队里的人在街津山里的一条沟谷里找到它时,只剩下了一副阴森森的白骨头架子,所有的牛肉几乎全被野兽啃光了。那头公牛的致命伤在脖子上,不知道被什么野兽给扭断了,只有一层皮还连着。听队里的一个曾经打过猎的人说,那头公牛肯定是死在熊瞎子那强劲而有力的巨掌之下。否则像这样一头健壮的大公牛,别说狼呀,连猞猁或者山豹可能都对付不了它。再加上青山农场建场还不到三年,生产队只有三四台拖拉机,每天开荒都忙不过来,所有的运输全指望牛和马。可队里总共才有二三十头大牲畜,队长老周能不为其大为恼火吗?  这天早晨,刚下了开春以来的场雨,崎岖的山路泥泞而光滑,一路上我们连着摔了好几跤,滚了一身稀泥,狼狈不堪。大老李从湿漉漉的泥地上爬起来,坐在身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说什么也不想再往前继续寻找了。牛是我丢的,找不到牛,回去肯定还得挨骂,说不上还得扣我的工资,跟大老李说了不少好话,还答应给他买两瓶“北大荒”白酒,他才不情愿地站起来。  连着翻过了几座山头,我俩已经进到大山的深处了。又爬上一座山顶,远远看见山下沟谷的草坡上有一个小黑点在慢慢地移动。当时,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看花了眼,赶紧揉了揉,再定睛仔细一看,没错,那里确实有个东西正在慢慢地移动,忙喊身边的大老李。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他高兴地叫了起来:“牛,是头牛!”  没错,那里确实有头牛。可把我俩高兴坏了,立刻连滚带爬地朝山下跑去。那时候,十万转业官兵刚刚开发建设“北大荒”,别说山里没有一户人家,连山外也没有多少村庄。除了农场境内二三十里才有一个生产队外,见不到一个由移民组建自然屯。毫无疑问,前面的那头牛肯定是我放牧时走丢的那头母牛。此刻,它正游动在一小片由十几棵白桦树组成的桦树林旁。  那片不太大的草地上,只有几处由桦树组成的白桦树林,围绕在那片白桦林外,是一丛丛低矮而茂密的灌木。透过那片还没有萌发绿叶的灌木,可以清楚地看到白桦林里缀着一块块凸出地面的石头。那些冒出地面的裸露石头上,长满了碧绿的苔藓。场春雨过后,石头上的苔藓变得更加翠绿,也更加新鲜了,仿佛涂抹上了一层油,给人带来一股心醉的宁静和清馨。  越走离那头走失的老牛越来越近了,不但可以确认它就是几天前走失的那头母牛,而且在距离它不远的地方还卧着一头刚出生不久的小牛犊。简直让人太想不到了,丢了一头牛,如今一下子找回来两头,能不让人高兴吗?我俩高兴地一路走过去,正准备把那头母牛和刚出生的小牛犊一起赶回生产队。然而在这工夫,一件让人料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那件事并不是我发现的。当时我光顾着高兴了,走失的牛找到了,可以心安理得地去见周队长了,也不用再挨骂了,自然什么都没有听见,也什么都没有看见。倒是大老李先发现了情况,先是站住,随后赶紧拉了我一把,躲到一棵粗壮的老柞树后面。几乎与此同时,他还朝我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吱声。  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尽管一时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赶紧跟他一起躲到一棵树后。刚刚躲到树后,随即听见从前面的树林里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本能地探出头,循声望去,差点没把我的魂吓飞了——在距离我们只有几十步远的那片密林里,有一只熊瞎子正低伏着身子,耐心地朝着那头母牛和小牛犊一步步地靠近。  看样子,那只熊瞎子也是刚从熊洞里钻出来不久。它浑身脏兮兮的,肚皮更是饿得瘪瘪的,几乎贴在了脊背上。它的皮毛毫无光泽,好像披了一身干透的枯草。它肯定是饥饿极了,一双充满了血丝的红红小眼睛正贪婪地盯着前面的猎物,不住地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丫子。它只顾着专注地盯着前面的猎物,竟一点都没有发现躲藏在不远处大树后面的我和大老李。  我俩紧张地看着那只熊瞎子,只见它躲在一片灌木丛的后面,站在那里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它一会儿低低地爬行,一会儿又直起来身子悄悄地观望上一番。就这样,它一直在躲躲藏藏,利用好身边的每一块石头或低矮的灌木丛,朝着前面的母牛和小牛犊一点点地靠近。  直到这个时候,那头母牛还没有发现危险的逼近,仍然浑然不觉地继续寻找着草根下刚刚萌发出来的嫩草,渐渐从小牛犊子的身边走开了。而那只躲藏在灌木丛后面的熊瞎子,则一直朝着前面的母牛和她的孩子那边窥探,紧盯不放。  尽管牛的祖先是野牛,当年也曾驰骋在莽莽的原野里。再加上它的身躯庞大,一般的食肉动物轻易捕获不到它。可是,牛已经被人类彻底驯化,成了人类豢养的家畜,不再为寻找牧草而四处奔波流浪,更不需要躲避其它野兽的攻击,原始野性的本能在它们身上几乎彻底消失殆尽,不仅不会搏斗,连视觉和听觉也严重地退化了。眼睛只会看见人们送给它的牧草,耳朵也只能听懂人类的吆喝,一身的力气也只能靠拉犁或拖车来消耗掉了。  显然,那只熊瞎子盯住母牛已经有一会儿了。当它看见母牛离开了小牛犊儿,并且正在朝远处走去,立刻瞪起了一双小眼睛,弓起了它那庞大的身躯,只把那颗硕大的头掩藏在灌木丛的后面。估计它可能也懂得母爱的力量,要是这时候去袭击那头小牛犊子,可能会遭遇到那头母牛的拼死抵抗。它似乎正在耐心地等待那头母牛走得远一点,再远一点,才会突然出击,直接朝着那头正卧倒在枯草里的小牛犊冲过去,一巴掌将它打昏,随后叼起来迅速离开。别管怎么说,反正那只熊瞎子暂时还没有行动,一直潜伏在那里朝前面观察。而在它的身后是一块长满了苔藓的大石头上,前面则是一片茂密的灌木丛,一直藏在大石头和那片灌木丛的中间。  那会儿,我的心里既紧张更为那头母牛担心。尽管那只熊瞎子暂时还没有行动,可它已经瞄准了前面的猎物,肯定不会轻易放弃,一场血腥的杀戮已经不可避免了。想不到,我们好不容易才寻找到老牛,却即将成为了熊的一顿丰盛午餐或晚餐!而更可悲的还是,面对着这场即将开始的血腥杀戮,我和大老李不但无法制止,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而且是胆颤心惊的旁观者,躲藏在老柞树的后面观看着即将发生的这场恐怖而血腥的屠杀。  我当时不是没有想过,躲藏在树后的我弄出来一点动静,把那只熊瞎子吓唬跑;或者吆喝那头母牛赶紧带着它的孩子躲开,这样岂不是就可以让它们死里逃生吗?可是,那头母牛能听懂我的话吗?肯定不能!况且我只要弄出来动静,不但于事无补,反而还可能会惹恼了那只饥肠辘辘的熊瞎子,转身朝我们扑来。而我和大老李手里别说猎枪,连根烧火棍都没有。赤手空拳的两个人肯定不是熊瞎子的对手。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不但救不了母牛母子,弄不好还得搭上自己的小命。  那头趴卧在枯草里的小牛犊,瞪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一直在看着它的母亲。见母牛离开了自己,而且越走越远,颤微微地叫了一声。母牛听见了小牛犊的呼唤声,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孩子。接着,它转身回来了。恰是在它回到小牛犊身边的路上,终于觉察到了危险的存在。只见它站在那里,随即高高地扬起了头,随后伸平了脖子,不停地翕动着鼻翼。当它确定危险就在身边时,立刻发出了一阵短促而愤怒的喷鼻声,朝着躲藏在灌木丛后面的熊瞎子“哞”地吼叫了一声。接着,它把伸出去的鼻子收了回来,抵到自己的脖颈处,放平了那两只匕首似的牛角,狠狠地跺着前蹄,似乎准备要发起进攻了。  我紧张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我的心里很清楚,别看那头母牛又是喷鼻子,又是跺着前蹄,其实都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只是想要把那只虎视眈眈的熊瞎子吓走而已。毕竟它们一个是吃草动物,一个是杂食动物。而吃草的母牛和杂食的熊瞎子,无论在胆识上,还是在攻击的能力上,都不具有任何较量的可能,更不在同一个等级上!只要那只熊瞎子突然站立起来,伸长了脖子怒吼一声,然后再朝那头母牛挥舞一下自己那只巨大的前掌,就足可以把母牛吓得屁滚尿流,狼狈逃窜。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不胜枚举。然而,我这次想错了,那头母牛似乎并不买熊瞎子的账。它不但没有被那只熊瞎子的吼叫声吓唬住,反而紧紧地夹起了尾巴,随后扬起了四只蹄子,一路上朝着那只熊瞎子狂奔过去,敲起了一串“嘚嘚”声。  那只熊瞎子更不可能想到母牛会胆敢朝它发起主动进攻,慌忙地跳了起来,躲开前面那片遮挡住它视线的灌木丛,跳到身后的那块长满了苔藓的大石头旁,举起一只粗壮的胳膊,张开大嘴,摆出了一付迎战的姿势。这工夫,母牛已经冲到熊瞎子跟前了,挺起锋利的牛角,立刻朝着那只熊瞎子抵了过去。那只熊瞎子岂能等在那里被母牛抵住,只见它灵敏地一个转身,在避开母牛次进攻的同时,也直立起了身子,扬起了它那个巨大的前掌,准备等母牛再次探过头来时,好给她以致命的打击。由于它这一下用力过猛,而它的后脚又踩在了长满了苔藓的光滑石头上,猛地从上面滑了下来,它那庞大的身躯突然倾斜了,立刻失去了平衡,歪倒在了石头上。几乎与此同时,母牛的第二次冲击又开始了,一支锋利的牛角已经斜刺进熊瞎子的胸膛里。那只熊瞎子一声吼叫,还没来得及躲开,只见那头母牛接着使劲向上挺了下脖子,把牛角朝着熊瞎子的胸膛深处刺了进去。  在母牛凶猛的攻击下,熊瞎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随后重重地摔倒在大石头上。可它当然不会这样败在一头母牛的手里,开始拼命地反击了。母牛的头和脖子,还有它的整个前肩部位都陷入熊的利爪之下。  锋利的熊爪尖刀般地刮开了母牛的皮,一直深到它的肉里。这会儿,母牛的前半身都被熊瞎子抓得鲜血淋淋。尽管这样,整个形势对熊瞎子来说,仍旧十分不利。它被母牛死死地抵在了那块大石头上,怎么努力也挣脱不开,而它那两只强壮有力的前掌也抡不起来,无法给母牛以致命的打击。这会儿,尽管母牛的头和脖子,还有整个前肩都被熊瞎子抓伤了,不停地往下滴着血,可母牛仍在那里顽强地坚持着。它瞪圆了眼睛,不停地喷着粗气,发疯般地朝下死死抵住熊瞎子,把它压制在那块巨大的石头上,不让它起来,更不给它以片刻的喘息机会。  母牛的头和脸都被血染红了,可它似乎一点也觉不出来疼痛,或者说它已经陶醉在了战胜强大敌人的兴奋之中,加上以死保护小牛犊的母性本能,两只后腿猛蹬,而前腿稍微弓起,瞪圆了眼睛,死死抵住倒在大石头上的熊瞎子不放。而那只熊瞎子自然也没闲着,它一直在不停地拼命反击,两只前爪胡乱地在牛身上抓挠,一心想要把那头已经疯狂的母牛逼退。  它们就这样各自坚持着,谁也不肯退让半步……  在熊瞎子的乱抓乱挠中,母牛脖颈上的一根血管被那锋利的熊爪割断了,鲜血顿时泉水一样喷射出来,足有两三米远。可是,那头母牛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仍旧在坚持着,不肯退让半步。可是,牛血喷射得实在太快了,整个牛脖子都被牛血染红了,连附近的草地和那块大石头上也洒满了鲜红的牛血。母牛终于坚持不住了,它两条前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牛角也随着从熊瞎子的胸膛里拔了出来。趁这么工夫,那只受了重伤的熊瞎子终于挣脱了出来,就地连着翻滚了几下,一直滚下了山坡……  见熊瞎子跑开了,我和大老李才敢从藏身的树后跑了出来。当我们赶到那头母牛跟前,发现它脖子上那根被熊爪抓断的血管还在继续朝外喷着血,而它的一只眼睛也被熊瞎子抓瞎了,另外一只也是血肉模糊。尽管我们当时很想帮助那头受伤的母牛把血止住,可我们既不是兽医,手里也没有任何工具,根本无法把那根断了的血管接上。这时候,只听见那头小牛犊子又发出了“哞”的叫声。  小牛犊的呼唤,又一次唤醒了母牛的母性意识和本能。它硬支撑住两只前腿,颤颤巍巍从地上站立起来,稍微辨别了一下方向,才摇摇晃晃地朝自己的孩子走去。刚刚走到小牛犊的跟前,它便坚持不住了,扑通地跪倒下去。母牛在它临倒下之前,本能地把鼓胀的乳房露在腿外,直到小牛犊子噙住了它的一只乳头,才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晨,队长老周扛着一支“七九”步枪,领着我们几个人再次来到街津山里。  我们先找到了那头已经死去的母牛。尽管当时正逢困难时期,人们很少能吃到肉,可我们还是在附近挖了一个大坑,把那头英雄母牛的尸体掩埋了。像这样一个英雄的牛,即使它的肉再香,谁又能咽下去呢?  埋完了那头母牛,我们沿路寻找,终于在几百米的树林里找到了那只熊瞎子。它趴在一棵老椴树的下面,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看样子也已经死了。尽管当时知道它的伤势很重,可我们还是不敢轻易过去。老周举起“七九”步枪,朝那个方向开了一枪,见那只熊瞎子仍旧趴在那里,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们才小心翼翼地走到它的跟前。  那只熊瞎子确实已经死了,而距离它死去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洞口,从里面传出来小熊崽子的饥饿哭闹声。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这只熊瞎子也是一位母亲。它在生命垂危的时候,硬坚持着走到它的熊洞附近,可能是想再再看一眼它的孩子们,也可能是想象那头英雄的母牛一样,再喂它的孩子们一口奶水。当然,这些都不过是我的猜测,实际如何并不清楚。但是别管怎样,凭着一个母亲的本能,相信它肯定会像我所猜测的那样。只是它的这一点愿望,已经无法实现了。  看着那只躺倒在地上的母熊,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头刚刚被我们掩埋了的母牛。它们一个看似凶狠而残暴,一个看似温柔而慈祥,可它们同样都是一位母亲。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被伤害,即使再慈善的母亲也会激情迸发,向对手发起疯狂地拼死抵抗,只要能够拯救自己孩子的生命,保护孩子不被伤害,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会毫不犹豫。而那只母熊看似凶残,可她对待自己的孩子,不也同样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吗?母牛在临死之前,用自己的乳汁一次喂饱了自己的小牛犊;而那只母熊拼尽了它的一丝力气,不也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孩子,保护自己的熊崽子吗?如果它们不是母亲,没有自己的孩子,还会表现得这样顽强吗?  母爱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是任何一种爱都比拟不了的爱!想到这儿,我唏嘘不已。 共 602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的4个因素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云南有治癫痫病医院吗
标签

上一页:在送龟

下一页:古道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