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暗暗穿行

2019/09/14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终于等到了他的一句话。暖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其实也不是真的放下来,是无奈。这等待的十天,太折磨人,暖暖差点就崩溃了。暖暖不记得他们这

终于等到了他的一句话。
暖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其实也不是真的放下来,是无奈。这等待的十天,太折磨人,暖暖差点就崩溃了。
暖暖不记得他们这一回合的第二次冷战是怎么“冷”下来了的。暖暖的记忆出现了强迫性的断层。暖暖觉得,“冷战”这个词好像也不确切,但一时又找不到别的词语代替。因为他们之间是不存在“战”的,只有“冷”,冰冷。
岁月催人老。六个月飞驰而过,暖暖骤然间两鬓飞雪,才四十不到的人呢。可暖暖觉得冬去春来,花也红过,柳也绿过,他的气仿佛却一丝也未曾消减。暖暖因此很黯然。
灿烂的春光里,暖洋洋的春阳慵懒地照耀着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令每个人的气色都焕发着盈盈春意。
暖暖知道,如果他仍然不跟自己讲话,她的春天就没有来,她的心就不会有暖暖的感觉。
暖暖三十有七,孩子也读小二了。可暖暖穿行在爱情的路上,心思还停在二十年前,心态小女儿状,这让暖暖烦恼。暖暖也不想这样。
当然,暖暖很爱她现在的家和家人。
暖暖常常想,自己的人格是分裂的吧,怎么总会想起过去从前。都这么久了,耿耿于怀的是什么,暖暖自己也搞不清楚。
暖暖认识他的时候,十七岁,豆蔻年华。暖暖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字可以印到书里。暖暖倒没胆子冀望成为作家。暖暖写啊写的,写了一篇撕了一篇,也不知写了多少撕了多少,总觉着心里想的手上的笔写也写不出来。真是:心思一朵花,笔下豆腐渣。
暖暖就盼望着像谁谁谁一样去参加文学写作培训学习。
后来,暖暖就有了机会,就不期然中遇到了他。
他给暖暖写的诗提建设性意见,暖暖有如醍醐灌顶,天生悟性好的她,一下子就茅塞顿开,写出了一篇篇在当地文人圈里还算颇有点份量和质量的诗歌,后来还写了一些文采斐然立意奇绝的散文,让一帮文友们侧目。
不用说,他是这些文友中欣赏暖暖才华和为人的。当然,他欣赏暖暖可能只当暖暖是他的一首诗一幅画或一幅字,随手写就,放在那里,不料却也一样生出些华彩来吧。可暖暖倒底不同于他的诗画,尤其是不同于他先前见过的那些女子。
暖暖气质清雅,为人低调清高。
后来知道,暖暖的家世是有些另类的。暖暖太爷爷辈曾是这个地区民国时期的开明士绅,兴办了当地早的书局、学校。她大爷爷的老婆就是她的大祖母曾是当地位女子校长。她源于家族的那种骨子里的清高和雅致,使她既让人欣赏又让人疏离。
那时,暖暖从不跟一帮文友争名逐利,总是不远不近周到地问候大家。虽亲热,却总让人又不能靠近。
所以,暖暖吸引他也是水到渠成。毕竟暖暖让他有一种春风突至的清新之感。
他的欣赏,暖暖从头至尾都感觉得到。暖暖有自己的一份清醒。他和她不同,他已坐拥城池。她只是觉得自己遇见的这个人不同一般男人,拘紧的状态,才华横溢的内在,人品好得不知用什么词来形容,简直世间少有。
也可能暖暖觉得他是这世上能用让她感觉用让人舒服的眼光看视自己的人吧。暖暖觉得他像个温暖的大哥哥。暖暖突然就有一种致命的痛感。
二十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暖暖想,如果不来博客,她和他的故事早就终结在十多前了吧。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在分别数年后,又一次像现在这样隔着冰河等待了呢。当然,当年他们中间也没有多少真正可算做故事的情节。
想到此,暖暖心冷如冰敷过。世上的人谁知道,没有人,甚至风都不曾了解自己,让自己一切随风都不甘心。
暖暖之于网络比他要早几年。暖暖自从当年跟他和一干同学、朋友分别后,就来到这所在国内工科排名前三的大学供职。
时尚的城市,文明程度的学府。网络在暖暖调过来时就已畅通这所大学校每个角落。
那时,暖暖常常觉得心累。新的环境,新的人际关系,不同背景的同事,不同方言的表达方式,“适应”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词。就像一个大大的钢锭从塔吊上落下的感觉,砸在哪块地上都会留下一个大坑。
还有,暖暖的岗位上杂事太多,一天到晚地跟着领导东奔西走,忙忙碌碌,挤出时间来还要厘自己分管的组织人事工作。暖暖觉得工作累一点忙一点都好,充实、踏实。领导能把重要的事情交你办,说明你有使用价值,这也不错。应付工作,暖暖总觉得用半只臂膀就全部搞掂,一样常常要受到主管领导的慰问和表扬。
后来暖暖自己做了部门领导,许多事不必亲力亲为,可暖暖有时还是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让下属常常有不被信任之感。当然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
暖暖的累还因为她有不为人知的暗疾,一直都在的内伤,久治不愈,除了上帝没人知道。
暖暖每天上班打开电脑就挂在网上,真是网络跟她同进同退。暖暖总是忙里“挤”闲地在网上闲逛。原本讨厌串门儿八卦的她,因为身在异地的漂零感与日俱增,更常常会到各个论坛去听或慷慨激昂或缠绵婉转或无事生非或红或黑或白或沉伦或呻吟的声音,只是听过就过了,在心里不留丁点儿的痕迹,就是一种度日的手段。
她不想让自己像朋友皑皑那样过着“度秒如年”的生活。可这两年暖暖一直都不顺,受小人排挤得厉害,上没有特别撑持的领导,下没有推心置腑的朋友。是新的环境,大家互不了解,互相防范,一个原本复杂常起争端的地方,因了暖暖的垂直降落,更加人情淡漠,让来往的人都小心翼翼,察言观色。暖暖也懒得与人套客气,费多余的口舌笔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副随它去的神气。暖暖觉得那种感觉,一切都像划好了格子的棋盘,自已走自已的招术,却横平竖直。毕竟暖暖是上面派来的,势头不大,但场面还是要的。
暖暖就在这样的人际环境中穿行,逐渐地也就走出了既可以保护自己,又不失尊严地工作的路子。
暖暖几乎有两年多的时间,每天除了做好可以自主的一份工作外,大多数时候就是上网发呆。
后来,他那里网络兴起了,他可以跟她隔段时间问个候什么的了。之前,都是她每年打三三两两的电话叙旧。印像中,他和她当年的那些朋友一样,几乎从没有主动打过来,不是担心费几元的电话费,他可是有专线电话的有级别的“领导”呢。只有一两封邮件是他在节日里发来问候暖暖的,字数少得像从牙齿缝里迸出来,却也已是十分难得。暖暖像得了宝贝一样地珍藏着。
暖暖窃窃地想:也许,他给自己的那份祝福更多的都埋藏在他的心底了。
只有一次,暖暖的先生去了英伦,要半年后才能回来。
暖暖清寂的心底,青葱岁月的记忆就有了足够的时间翻阅。也实在是盼着有个能说说知心话的朋友跟她聊聊曾经的过往和现今一些熟人的故事。说穿了,尽管一别千里数年,谁也不在谁的镜中,可爱恨这东西搁久了都成了关注。暖暖俗的时候,也是不可耐的,特想知道那些过去的酒肉朋友现在的荣衰。
暖暖就想起了他。但他的邮件都是暖暖问一句答半句,问五句回一句,闪闪烁烁的言辞,仿佛对暖暖的"俗"有点鄙视。
暖暖明显地觉得他错会了自己的意思。
某天半夜里,他可能跟朋友喝大了,电话打过来(暖暖一直凭直觉认为那个电话是他酒后打的)。不想,暖暖在洗漱,而那天暖暖先生刚好英伦归来,接电话的人“喂”过之后,摇着头奇怪:谁这么晚了打电话又不讲话!
暖暖心底一直病态地觉得那个电话一定是他打来的。
暖暖感觉:缘份就这样,先生走了大半年,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偏偏先生刚回来,他却电话来了……世事啊!
其实,暖暖觉得自己和他之间一点 故事也没有过。
暖暖从十七岁开始一直暗恋他,也不肯给他知道,更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心事。傻瓜才会向暗恋的对象表白呢(可后来暖暖还是一激动就“傻”了)。
不知为啥,他在跟暖暖说话时仿佛总有些不对头的地方,是一种潜在的不自然。仿佛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之下都有点祟祟的感觉。那时,暖暖一点儿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跟任何人都能自如地谈吐,而跟自己就只三言五语还总像是“抢”来的一样。
他跟暖暖一样,当年都认为自己是对方的知己。他们有过几封信的交流,那种默契是无须确认的。虽不曾言爱,却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毕竟都是有教养有学识的人,知道人这一生无论怎样穿行,交通规则都是必须要遵守的道理。
那时候常常是,两个人有点什么不开心的事儿总会有机会说上三言五语,也就三言五语的缘份。因为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而且好不容易碰到,心底的秘密总不见得说得让周围的人狐疑,哪里能长篇感而慨之。
暖暖每每想到当年他们的这些接头一样的情节,心下就会微微地笑出来。温馨而华丽,珍贵却不能再来。
暖暖暗恋的事儿终还是被他知道了,也许他早就感觉到,所以想辙激将出来?证明自己直觉敏锐。
因为那次,他们正在花好月圆娱乐中心跟一帮酸文假醋的朋友唱歌跳舞。他很少跳舞,很僵硬的一个人,跳舞的笨拙是可以想像的,玩的是他请暖暖跳舞时还总是悄悄地提醒:暖暖,跳舞时上身要直一点儿。暖暖,跳舞时脚不要撇着迈步。他不知道暖暖跳舞是跟会跳的人可以翩翩飞扬全场的。暖暖想,他要是看见我和宣传部的丹起舞时是什么样子大概就不会这样讲了,他要是看到我跟省委宣传部的王处长(那个舞姿标准对交际舞如痴如醉的王处长)跳舞是如何赢得满堂彩的,也许会自卑一些。可是,那刻的他,仍然把暖暖当成那个从乡下被他拔秀(区别于选秀)的小丫头。他总要指点她。当然,她心里也乐意听她的指点,尽管这次他并不是高手。她也愿意,她喜欢这样,就像春草在阳光下,暖暖觉得幸福怡然。
音乐舒缓,他笨拙如马来熊的四步,带着她在舞池里旋转,突然他生涩地说:那只“热锅上的蚂蚁”总在来我的办公室。暖暖奇怪地看着他,暖暖知道他说的“热锅上的蚂蚁”是谁——你们是同事,想说明什么?
她总对我动手动脚的,说他爱我。
哦,原来是办公室性骚扰,不同的这次是女搔男!
暖暖一下回不过神儿来。原来!
关于“热锅上的蚂蚁”,他跟她讲起过那女人为了一些“得到”而得不到时的疯狂状态。现在这只“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啃”他了。
但是,暖暖担心他,也担心自己的心中的偶像会被“啃”倒,不是说“天下的猫哪有嫌腥的”俗语吗。暖暖想,他又不是自己的,出了什么状况她又能怎么样?暖暖不知该如何回答,觉得自己一下子被他顶在了杠头上。
他不是暖暖的。他只是暖暖心里虚放的一块金子。她无法从心里拿出来在众人面前闪耀,只能独自欣赏。
暖暖说什么都会暴露自己的内心。所以暖暖沉默着。但心里却有些醋(恨)意升腾,好在都被她的理智压下来压下来了。
他说:这只“蚂蚁”,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他老公出差去河南了,让我晚上到他家去。
好 的故事,一点悬念都没有。这女人,简直就是一头骚猪,这也算“爱”,这“爱”也太廉价,也太直接了吧,一点过渡都没有!
不就是为调个破工作嘛,哪里用得着这样侮辱人,权色交易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色,难道男人都是公猪,只要是母的就肯上!。暖暖鄙视地想。
暖暖也看出他的轻蔑。当然,暖暖也看出了他迷茫眼神背后的内容,那是一种迟疑或者说是怀疑。这件事像他这样聪明有层次的人,答案早揣在心中,根本用不着让别人建议。他是在探询暖暖。
暖暖想清楚原委,就笑着说:
那就去好了,不去白不去,有便宜干嘛不占,白送的呢——哈哈!
他停下了“走”着的舞步,回到座位,脸沉沉的,觉得受到的侮辱。
在暖暖看来,他随便跳几步舞,都是僵硬的“走”而非灵动的“舞”。可此刻,僵硬的,还有他的表情。
暖暖也觉着自己的话有些过火了。他是很讲尊严的人。
蓝色的多瑙河曲子,暖暖起身去请他,想表达歉意,也好继续刚才的话题……这一继续下去,
暖暖几句话下来就暴露了心机。他倒如在意料之中,更加对暖暖有一份别人不能体会的关注。目光似水环绕暖暖。当然很多时候那束光里也有很多的疼痛。
暖暖都知道,暖暖装着不知道。
一切外在都没有让人觉出异变。潜伏的情感一旦泄露天机,有些东西就加快了化学变化。暖暖觉得这样很不好,对不起另一个也对她好的人。一定扼住这份心思!
刚刚有一点温热的心马上自浇一盆冷水。她写了一篇随笔,很隐讳的文字,包裹在华丽词藻之下,行文流水,却只有他真的能够读懂。果然,他看过这一篇文字,气得七窃生烟般不再理她。因为他认为她误会了他。
排序一下,这是次不理睬,而现在的这次战役该算是第二次不理睬暖暖呢。
那时,暖暖和他都不太顺利。他承受的煎熬更深。那个单位本就是个是非不断的地方,他去做接管大员,位置上的老资格怎肯轻易放手,一番折腾,清高自律单枪匹马的他,尽管也赢得了大多数群众的支持,可如何踢腾得过那个将上下男女都尽玩于掌股之中的,常年住在医院里遥控一班亲信的老狐狸。
暖暖的文章无异于雪上加霜。暖暖不谙世事,暖暖只是不愿自己纠结于这份复杂的情绪里。他的她是暖暖的姐姐,暖暖爱她一点也不比他少。

共 88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这篇小说就如默默穿行在心灵的壁垒里,压抑而愁闷,沉郁而凄楚,主人公那份割舍不了的心灵的暗睹,那种欲罢难舍的牵挂,欲说还休。作者用充满细腻温情和道德诘问的笔触,把一个心生暗情女子的微妙心态描摹得入骨三分,文字清丽,揣摩到位,把自己的笔触走进人物心里,如画般的灵动清幽。【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8 1 】
1 楼 文友: 2009-08- 1 17: 6:56 不该生的病生了,而又没有忍耐这种病的能力,悲剧的发生是迟早的事。
2 楼 文友: 2009-08- 1 19:42:08 岁月催人老。六个月飞驰而过,暖暖骤然间两鬓飞雪,才四十不到的人呢。可暖暖觉得冬去春来,花也红过,柳也绿过,他的气仿佛却一丝也未曾消减。暖暖因此很黯然。
_____语句优美有 ,情节引人入胜.
 楼 文友: 2010-0 -08 1 :57:54 但愿生活中人,都不生这样的"病",都能拥有一份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爱情.脑供血不足怎么办
气虚血虚的症状有哪些
儿童口舌生疮
女生气虚吃什么药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