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水系】神秘木镜(小说)

2019/09/14 来源:渝中信息港

导读

穆大少带着朱笑妹,兴冲冲的去见他的母亲。穆大少已经二十一岁了,他打算和与自己同岁的朱笑妹成婚。他知道,母亲对他的婚姻大事一直很着急,这次

穆大少带着朱笑妹,兴冲冲的去见他的母亲。
穆大少已经二十一岁了,他打算和与自己同岁的朱笑妹成婚。他知道,母亲对他的婚姻大事一直很着急,这次,带了朱笑妹回来,她肯定会很高兴的。按照朱笑妹的建议,他们给老人买了几件像样的礼物,打算见面的时候送给她。虽然时局动荡,战事不断,物资吃紧,但聪明的朱笑妹还是想办法买到了礼物。
没有想到,穆老太对朱笑妹的到来,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反映热烈,只是淡淡的望了几眼,轻轻点了下头,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穆大少觉得很奇怪。在这之前,她是很多次催促自己,早些时候成家,为老穆家续上香火的,可是如今把未来的媳妇领来了,她却不冷不淡,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穆大少在吃饭的时候,正式和老太太说了自己的想法,说他打算和朱笑妹结婚,他今天是带未来的媳妇见过婆婆的。
穆老太放下筷子,神情专著而严肃,望了望面前眉清目秀、细皮嫩肉的朱笑妹,又望住自己的儿子,掷地有声地说:“我儿听着。”
穆大少立即坐直了身子,神情也严肃庄重了起来。
穆大少为孝顺和尊重自己的母亲了,因为他知道,母亲年轻时候就守寡,含辛茹苦将自己拉扯大,她的话,他向来都仔细聆听,认真照办。穆大少心跳的厉害,他不知道严肃的母亲会对自己说什么。
穆老太说:“我儿已经长大了,我应该把我们老穆家的祖训告诉你了。”
穆大少心想:什么祖训啊?看来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穆老太表情肃穆,说:“咱们老穆家, 00多年前迁居到此,世代居住在这老宅里。一代一代的,都恪守着老祖宗的祖训。我儿,你也不能例外。”
穆老太停下来,又看了穆大少一眼,穆大少一脸凝重地等着母亲继续朝下说。
穆老太又将目光射向了一边的朱笑妹,朱笑妹立即觉得脸上似乎被一道闪光击中,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
穆老太收回目光,说:“穆家祖训是,凡是要过门来的媳妇,必须在一个大晴天,正午时分去祠堂接受老祖宗的检验,通过考验才被穆家接受,否则,绝不容许进门。”
穆大少一听,长出了一口气,心说:天呢,我道是什么样苛刻的祖训,原来就是去祠堂给祖宗上香啊。说是考验,能怎么考验呢?祖先们都早已经长眠地下,难道还能对大活人出什么难题?
穆老太又将眼光射向了一旁的朱笑妹,问:“姑娘,你真心打算嫁到我们穆家当媳妇吗?”
朱笑妹认真的说:“是的。我愿意。”不过,朱笑妹的心里还是觉得好笑的很,在她看来,这个未来的婆婆是个煞有介事的老封建。
穆老太说:“好,明日天好,正午时分,你去上香。但我要和你说清楚,假如考验不通过,你要头也不回的离开穆家,没有任何余地。”
朱笑妹点头。
到了第二天,天气果然晴朗得很,碧空无云,太阳当空。
穆老太带着穆大少和朱笑妹来到老宅子后面的穆家祠堂,在门口,老太太站住了,说:“我儿就站在门口,不得入内。姑娘,你跟我来。”
朱笑妹看了看穆大少,穆大少冲她点了点头。朱笑妹就跟着老太太进了祠堂。
祠堂里光线昏暗,阴森恐怖,迎门的墙桌上,摆放着穆家列位先祖。
朱笑妹一进祠堂,就觉得浑身发冷。
穆老太先给灵位施礼,嘴里嘟囔着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过身来,说:“姑娘,跪下。”
朱笑妹在灵位前的蒲团上跪了下来。
穆老太递过香火,说:“点香。”
朱笑妹将香点着,祠堂里立即飘散起木香的味道,将腐朽之气逐渐压去。
穆老太说:“你跪在这里等着,我让你起身上香,你就站起来,将香 灵位桌前的香炉里。记着,不可早了,也不可晚了。”
朱笑妹小心地称是。
这时候,穆老太又对朱笑妹说:“姑娘,在这之前,我告诉你两件事情,你要记着。一件是,你要成了穆家的媳妇,穆家会将祖上留下的一颗珠宝交给你保管。第二件是,穆家已经十世单传了。”
说完这些,穆老太后退了三步,望着祠堂门外的太阳,什么话也不再说。
很快,正午到了。正午的时候,一束太阳光就射到摆放灵位的那一面墙壁上。
穆老太忽然大声说:“上香!”
朱笑妹赶紧站起来,双手举香,翘着脚朝那个高大的香炉里插香。就在她举起双手,抬起头去插香的一刹那,她的眼前突然闪过了一个血红的圆影,血淋淋的一种红,惊心动魄。
朱笑妹立即吓得大声“啊”了一声,险些将手里的香吓掉在地。
二、通过考验
朱笑妹看见眼前的那个血红的光圈吓呆了,好在那个光圈瞬间就消失了,朱笑妹镇定了一下情绪,颤抖着手将香 了香炉。
穆老太立在一旁,雕塑一样静默地望着朱笑妹的举动。
她看见朱笑妹将香插好了,便说:“姑娘,你跪下。”
朱笑妹又跪在那个蒲团上。
穆老太说:“现在,请你闭上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要说实话。”
朱笑妹跪在蒲团上,闭上眼睛,眼前又映出了刚才那个大红光圈,她说:“我看到一个红色的光圈。”
穆老太声音依然严肃,说:“我问的是那个光圈里有什么。”
朱笑妹使劲闭了闭眼睛,仔细看那个光圈,果然,里面有东西,她仔细辨认,只见里面有一个一个的小圆圈,或者是光球。朱笑妹想了想说:“我看到许多珍珠,一粒粒的堆在那里,闪闪发光。”
穆老太听完了,沉吟了片刻,说:“走吧。”
二人就一前一后出了祠堂的门。
穆大少赶紧上前来,问他的母亲:“考验完了吗?”
穆老太点了点头,说:“是的。你让她走吧。她不适合做咱们穆家的媳妇。”
穆大少大吃一惊,拉着母亲的手,急切地说:“为什么?母亲,到底是为什么?”
穆老太什么话也没有说,自己回屋去了。
穆大少知道母亲的脾气,他明白,这件事情是万万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能泪流满面的和朱笑妹惜别。
朱笑妹一步三回头,洒泪而去。
穆大少一度消沉,整天神志恍惚的。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穆大少带着出身贫寒,从小吃苦耐劳的秀珍来到了穆家老宅。
穆老太依然是那么冰冷的态度,又择了一个晴好的天气,于正午时分,让秀珍去祠堂接受穆家祖先的考验。
秀珍在那个蒲团上跪好之后,穆老太说:“上香之前,我要告诉你两件事情,一件是,你若嫁为穆家媳妇,我们穆家会将的珠宝传到你的手上掌管,第二件是,我们老穆家已经是十世单传了。”
说完,穆老太不再说话,只是望着祠堂外面的太阳,那太阳刚好照到摆放灵位的墙壁的时候,穆老太大声说:“上香。”
秀珍赶紧起身,双手举着香,翘脚抬头,正要将香 香炉,眼前突然也闪过一个血红的光圈,那光圈血一样鲜红,看得人毛骨悚然。秀珍不由自主地也“啊”了一声。
祠堂门口的穆大少听见秀珍也像朱笑妹一样惊叫一声,就吓得一闭眼睛,心说:看来,又要完了。天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的穆老太已经对秀珍说“姑娘,你跪下”了。
秀珍插好了香,便又在那蒲团上跪了下来。
穆老太说:“请你闭上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秀珍闭上眼睛,仔细辨认着那个红色光圈里的图像,辨认了半天,说:“我看到一个大人,两个孩子。”
穆老太忽然显得非常激动,大声说:“真的吗?你快说说,你看到的是个什么情形?”
秀珍闭着眼睛,仔细辨认光圈里的图像,继续说:“我不知道怎么搞得,越辨认越不清楚了,因为印在我眼睛里的光圈已经开始消退了。但我相信我的印象,我的确是看到了三个人,一个大人,卧在地上,她的身边有两个小孩子,很小,也都卧在地上,到处是血,我觉得,应该是女人刚刚生产了两个娃……”
穆老太忽然大喊:“我儿快来,快,你的媳妇就是她了!”
说完,穆老太似乎是心力交瘁,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穆大少冲进祠堂,怀着激动而又担心的心情,将穆老太扶起来,嘴里焦急地喊:“娘,你,你怎么了?”
穆大少和秀珍将穆老太扶回房间,好生伺候,老太太才缓过气来。她一醒过来,就满脸的喜色,拉着穆大少和秀珍在自己的床沿上坐下,说:“孩子们,我终于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穆大少百思不得其解,忙问:“娘,咱们穆家祖训,到底是个什么名堂?你快说说。”
穆老太笑了笑,说:“好吧。如今,我已经完成了心愿,也应该将穆家祖训的秘密,告诉你们了。穆家的祖训,就是用穆家老祖磨制的那面木镜照一照面前的人。”
穆大少和秀珍都聚精会神的聆听着。
穆老太看了一眼穆大少,又看了一眼秀珍,目光投向了虚空里,沉默了片刻,开始讲起了那面挂在砖墙上巴掌大小,并不起眼的红色木镜。
三、家破人亡
原来,几百年前的穆家老祖搬迁到现在的这个白龙沟,娶了个妻子之后,有一天,他的妻子卷走了他的所有财产,跟随别的男人离家而去。
老木匠伤心欲绝。他恨透了那个女人。
老木匠是一个坚强的人,也是一个有志气的人,他依靠自己的木匠手艺重新起家,又娶了第二个妻子。
老木匠的第二个妻子生下一个儿子之后就死了。
老木匠又伤心欲绝,他发誓再也不娶。这个老木匠就自己一个人,依靠木匠手艺,将儿子拉扯成人。
儿子长大以后,也娶妻子成了家。可是,命运总是爱捉弄人。老木匠的儿媳妇居然重蹈他个妻子的覆辙,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把家里钱财全部卷一卷,从老宅子的后门逃走了。
老木匠伤心极了,痛不欲生。
老木匠一病不起,临终前,他磨制了一面巴掌大小的木镜,手上都磨出了鲜血,那鲜血都渗透到那面木镜里去了。木镜的上面雕刻了无数的小珍珠,而那些小珍珠组成了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的图像。
临终,老木匠将那面木镜留给了儿子,并留下了遗言:以后必须在要娶的妻子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用那木镜在她眼前借着强光猛然照一下,让她辨认里面的图案,假如只看到那些金光闪闪的珠宝,说明这人的内心里看重的是钱财,这样的女人,坚决不能嫁到穆家来,这样的女人,迟早会带着穆家的财产逃跑的。假如能遇到一个看出木镜里有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是可以嫁到穆家来当媳妇的,因为,她的心里有着宝贵的母爱之心。
留下了遗言之后,老木匠使劲咳嗽了两声,干枯的双手使劲抓住自己那个可怜的儿子,眼巴巴的望着他,说:“儿啊,你可都记下了?”
木匠的儿子眼含热泪,使劲点了点头。
老木匠长叹一声,闭眼死去了。
从此,穆家就开始遵循祖训了,老木匠的儿子就依靠那个木镜,找到了自己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儿子。奇怪的是,不管怎么想办法,老穆家都是一个儿子,一连十世单传。
穆家的子孙,就是依靠祖宗的这个家训,用木镜选择入门媳妇的,一直延续到了穆大少这一代。
听完穆老太说的这些话,穆大少和秀珍都惊呆了。
穆大少万万没有想到,穆家祖上竟然还有这么传奇的事情,简直是不可思议,怎么会这么巧合,一连十世单传呢?木镜就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一个个疑问,容不得他去探究了,穆老太催促他赶紧成婚,给穆家续上香火,这样,穆老太就算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穆大少的婚事操办得很隆重。他和秀珍就在穆家祖宅上成了婚。
成婚以后,秀珍很快就有了身孕,她留在老宅里伺候婆婆,穆大少到县城里那家当铺当伙计,维持生计。那时候,日本鬼子已经来到了这个小县城,县城的上空开始变得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叫人感到窒息。
穆大少在的那家当铺,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不只是他们,整个县城里百业颓废。穆大少在当铺里已经挣不出米钱。穆老太就叫他回到乡下白龙沟穆家老宅,伺候肚子一天大起一天的秀珍。
没有米钱的时候,就从老宅里挑几件东西拿出去当掉换米吃。
终于,秀珍要临盆了,可是,遇到难产,穆老太也无计可施,只好叫穆大少飞跑到县城里去接郎中。
穆大少飞跑奔到县城,颇废了几番周折才将郎中接出了城,因为日本鬼子的封锁很严密,进城出城都严格控制。
就在穆大少将郎中火速接进穆家老宅的时候,眼前呈现出了惨绝人寰的一幕——几个日本鬼子正在老宅子里放火,穆老太已经被杀害,倒在门口的血泊里,秀珍赤身裸体倒在地上挣扎着,呼救着,一个日本鬼子一刺刀挑了她的肚子,掏出肚子里的孩子,血淋淋地举着,对着阳光看。穆大少看见那个鬼子狰狞的嘴脸,也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他张大嘴巴正要哭喊着朝里冲,叫郎中一把拉住,使劲堵住了嘴巴。
穆大少悲痛欲绝,像个愤怒的狮子拼命挣扎着,可是,郎中死命抱住了他。
穆大少看见一个小胡子鬼子掏出腰刀一刀割了那孩子的小鸡鸡,鲜血喷射在了他的脸上,他用雪白的手套擦了擦脸上的血,骂了一句,用刺刀就将那孩子挑了起来,高高举过头顶。

共 9 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开篇就被作者大气的设局所吸引,情节的推进很有意思,穿花拂柳般的引领着读者,走进带着诡异气氛的故事,体验那一波三折的爱恨情仇。人物形象各具情态,在字里行间来回穿梭,恍若观看一部电影一样。佩服作者醇厚的功底,语言的简练很是抓人,结尾的那一段,相当凌厉,让人掩卷沉思。感谢作者支持江南,愿更多佳作落户。佳作,欣赏并倾情推荐。——无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102 】
1 楼 文友: 201 -05-10 00: 4:10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2 楼 文友: 201 -05-10 00: 4:10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楼 文友: 201 -05-10 02:01:2 非常不错,欣赏佳作,问好友友,文字没有界线没有距离,希望多多交流!祝生活愉快!便利妥有几种护理产品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小孩口臭怎么办
小孩老是流鼻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