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我潜入了一款援交App发现上面求包养的女

2019-03-14 02:48:12

这两天有一款叫做“甜蜜定制”社交软件,在短短一日里突然杀出,风靡络:在苹果App Store的总下载排行里达到了第四,在社交分类的下载排名里甚至达到了。

在这款社交App的简介里很清楚地写着,它原来是全球的打着灯给年轻女孩们照路找“糖爸爸”(Sugar Daddy)求包养的社交服务“Seeking Arrangement”(SA),在全球总会员数量突破一千万。而在中国,这个社交软件将大陆的用户群体贴上了“CEO”“企业家”“模特儿”等定义为“高端群体”的标签。

院办简单查看了一下简介里介绍的所谓CNN、《纽约时报》等国内外多家媒体对这款软件的关注,结果是这样的:

美国卡罗莱纳大学啦啦队疑被卷入性丑闻,队员承认在Seeking Arrangement找“糖爸爸”约会,但是否认与其有染,只是收到对方赠予的礼物

有这样的:

约会站创始人说:爱是不存在的

还有这样的:

这几乎全是媒体po出关于这个平台的负面报道。接下来院办又在中国地区的官里找到了叫做“媒体联系”的一栏,点开后页里列举了居然被分为中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对于“Seeking Arrangement”的相关报道:

其中竟然也包含偏向负面的报道。比如搜狐:

新浪:

TVBS:

这样一款在全球饱受争议和谴责的社交软件,就这样默默地在中国上海成立了公司,通过了苹果App Store和各大Android应用下载平台的审核,并顺利上线。本来上线后一直都风平浪静,昨天突如其来的大热,这样一个特殊的社交渠道出现在在所有民和媒体面前,友们立刻对这样平台的存在表达了愤怒:

而种种类似于此的发声,让昨天下午“甜蜜定制”中国官居然一反“报道即是宣传”的常态,在站首页标注表明:

红色圈着的超小字内容就是他们的声明

嗯......反正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呗。但院办觉得有必要去下这个软件,看看到底是什么“糖爸爸”在作祟。

“糖爸爸”的起步价是年收入30万

SA官上写成功人士的优点并不写在他的脸上,也就是说成功人士长得不一定好看

成功人士和魅力甜心两者之间必定有所区别,于是为了探究不同身份的“糖爸爸”以及了解当代男女性的社交需求,院办用两个兵分两路注册了账号。

首先当然是定位成为“糖爸爸”的男性身份:确定自己的男性性别之后,你就可以选择自己的身份——成功人士or魅力甜心。你没看错,是魅力甜心。

接着是添加各种邮箱头像昵称到达这个页面:幸福期待指数,按照成功人士宠爱魅力甜心这个路线走的话,也就是说作为一个成功人士,从基本到高奢,你能给对方提供什么等级的物质生活。

但只有等级概念非常抽象,

我潜入了一款援交App发现上面求包养的女

也不太有可能吸引到魅力甜心,于是下一步SA直接让你填年收入和净资产。年收入的起步价是30万,也就是说你年收入没30万,根本没资格做“糖爸爸”。的可选项是年收入是超过615万,月收入50多万。

30万起步到615万的年收入选项

而净资产选项更是夸张,从60万开始,可以一直选择到超过6亿。院办浏览发现,净资产百万、千万以上的账号不在少数,而大多数看起来都有家庭。是的,SA上大多数的“糖爸爸”都有自己的家庭。

净资产60万~6亿的选项

有了一定的年收入和资产,你就有条件成为一个合格的“糖爸爸”,并拥有权利选择要什么类型的甜心。在SA,没有资产的人像个商品一样被人选择,在App中体现为交友目标,一个拥有资产的成功人士,他的交友目标必须要有比一般交友站更多元化的选择。于是从温柔体贴、开放式关系、跨性别、投资者、稳定关系到上流生活,什么都有。

成功人士的交友目标

选择了交友目标,就可以进入交友页面。相比之下,女性身份就没那么复杂了,或者说选择没那么多。还是基本的头像昵称邮箱,院办这一次选的是女性身份的魅力甜心。

魅力甜心和成功人士的区别是,甜心不需要填年收入和净资产,不分性别。如果你是个女性成功人士要找小甜心,也要填资产。而注册页面中,抛开成功和甜心两个身份,男女的区别是交友目标。

女性的交友目标页面是没有任何开放性关系选项的,只能自己填写。

两个身份填好之后,就可以开始左滑右滑了。但你根本没法立马看到你的个人信息,也没办法给喜欢的“糖爸爸”发消息,官方称审核中,但也没说要审核多久。

充了会员就马上可以跟Sugar Daddy聊天

如果你想马上跟“糖爸爸”联系或看个人主页的话,快的方式就是花钱免审核——升会员,会员制可以说是SA的一个门槛(虽然本来门槛也挺高的了),会员费用一个星期的试用是163块,一个月要499块。

SA可能觉得对于“糖爸爸”来说这钱压根不算什么,所以App的多数基本功能都是要付费的,比方说显示状态、注册日期、登陆地点啥的,图片里灰色图标锁上的功能都是只对会员开放。

既然没法跟上边儿的“糖爸爸”聊天,那就去看看那些人都长啥样吧。于是院办点开附近(院办设置的地址是上海浦东区)这一栏,出现的个“糖爸爸”是这样的 :

他的个性签名是:钱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

可能身为成功人士的“糖爸爸”们都是起名苦手,干脆都起了一个Sugar Daddy的ID,所以你在同一地区能看到无数个Sugar Daddy:

上海地区的Sugar Daddy合集

经过院办的搜索,发现SA是可以按照你的定位和选项来帮你找“糖爸爸”的。所以选择不同的地区能找到不一样的人。用户群目标虽然有所区别,但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个目标——找“糖爸爸”,无论男女。

这个想找“糖爸爸”的大学生在个人简介上这么写:

他是个1想找个0的“糖爸爸”

而想找“糖爸爸”的男生不在少数,比如这位想让“糖爸爸”教点东西的:

当然了,以女性用户居多的SA,必然会有更多奇奇怪怪的魅力甜心,比方说这个在个人介绍中说自己“to do this”,不明确指出是做什么的女生:

院办觉得她大概想说的是被包养吧

绝大多数的甜心也都会在介绍或目标里直接填写,要找一个高富帅的“糖爸爸”。

点名寻找高素质“糖爸爸”的

在SA甜蜜定制溜达一圈之后,院办开始对这个糖爸爸社区背后的创始人有了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动机需求,才让他开发出这么个“有影响力”的社交平台。

来自麻省理工的皮条客

SA的创始人叫布兰登·韦德。让院办觉得意外的是,他居然是个出生在新加坡的华裔,并且被境外媒体称作“来自麻省理工的书呆子”。从介绍来看,他应该是在学校不大受欢迎的那类男生。

根据院办挖的到资料,这个从小就有点自卑和害羞的男生,初吻发生在21岁。他妈妈告诉他:“不要害怕,当你成功和富有后,一切都会改变的。”在学校时,他开始加入“约会社”。毕业后,就开始加入各种约会站,应该就是在那些站上耳濡目染,终于开了窍,然后带着妈妈的祝福开始了创业。

韦德自己是SA站的个用户,也是个“糖爸爸”

虽然众所周知,西方国家对多元化的性关系持比较开放的态度。可是就连较为开放的西方媒体都对他的站骂个不停。“比卖淫更糟”“让女性用户变得像是性工作者”这样的评论比比皆是。而韦德自己却不以为然,甚至不断地反击,他给CNN的回答中这样说到:

“我没有购买感情,而是把我的慷慨大方传播给潜在的女性受众。”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如他所说,把慷慨大方传播给女性是怎么个传播法?咱来看看他所创立的另外一个站——。我想,单单从这个站的域名,就可以看出到底是干嘛的了吧就。这也是一个约会站,会员可以“拍卖自己”,说白了就是互联形式的卖淫。

Whats Your Price注册界面

另外,他还创立了一个将有钱的旅行者和想要免费旅游的旅行者配对的站——,也就是国内也出现过的收费伴游。院办只能说,果然是麻省理工的高材生,整个产业链每个环节都不漏。

Misstravel的页面是这么的香艳

这位麻省皮条因为自己站的壮大,自己居然还围绕着“食糖关系”出了两本书,一本叫《糖爸爸权威指南和相互利益关系》,另一本叫《如何玩转百万富翁》。并且,他的金句也是层出不穷,比如他说过:

“爱情是穷人发明的概念。”

“爱情根本就不存在。”

名正言顺的援交指南,而且一出就是两本

话说回来,为什么对所谓的“食糖关系”,也就是互联援交这件事情,无论国内国外的媒体和大众,都骂得如此厉害?甚至说是比卖淫更糟糕的事情?

在院办看来,这样的关系完全是“诱导性精神毒品”。在韦德的站上,有40%的女性用户是学生群体。院办认为,学生群体的她们还正处于一个三观模糊,或者说正培养自己三观的时期。也许面对被糖衣包裹的援交关系,她们会觉得这是一件很酷、很赚钱的事情,但其实并不是。

尝试过钱来得如此简单的快感后,就很难再踏踏实实地去适应普通的社会关系和工作了。别说是女学生了,就连成年人在暴富过后(这里指的是中彩票花光的那种),都难调整心态,所以大多是悲剧收场。

而这里面被媒体称为“比卖淫更糟糕”的东西,正是包裹在外的这层“糖衣”。大家以“糖爸爸”“糖宝”相称,让年轻女生失去防备能力。也许SA上的用户也经历过不少思想上的挣扎,可以说精神成本是相当高的了。可裹上糖衣的援交关系,像是温水煮青蛙,当SA上的用户们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

大家猜猜,在苹果App Store和各大Android应用商店上,“甜蜜定制”这个App多久后会被下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